banner

四月的春季啤酒节空荡荡,德国离“正常化”还有多远?

2020-04-26 13:14:41 天虹股票配资网www.018vi.cn 已读

0.7 和 1.3: R0指数又叫基本传染指数,是指一个患者平均传染给多少人。根据德国疾病控制机构罗伯特-科赫的研究结果,4月16日德国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基本传染指数为0.7,即一个患者平均传染0.7个人,疾病扩散速度在减缓。

1560亿 和 92.4%: 德国经济在疫情中遭受冲击。德国统计网站Statista根据德国工商协会(DIHK)对15000家企业的调查数据得出结论,92.4%的企业受疫情影响而收入减少。德国政府针对个体户、自由职业者和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中小企业投入了500亿欧元的救助资金。同时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握有1000亿的信贷授权,向中大型企业提供流动性支持。为实施救市的一揽子计划,德国将出现约1560亿欧的财政赤字,这超出了德国《基本法》所规定的债务红线近1000亿欧元。联邦议院为此紧急通过了这一特殊决议。

斯图加特一家洗衣店出售缝制口罩,单价10欧元

身边工作的朋友基本都已在家办公,也有不小因为公司业务减少被雇主通知减少工作时间,每周由五个工作日减至两天到四天不等。政府将支付员工因此减少的收入。

店铺关门,街上行人肉眼可见地少了。警察在街上来回巡逻,检查是不是有超过两人的非家庭成员同行,一旦发现,将处以人均100欧到1000欧的罚款。

“正常化” (die Normalität)成了德国媒体和日常生活中的高频词汇。百姓渴望正常化的社交,商店渴望正常化的营业,雇主渴望正常化的工作,可“正常化”到底还有多远呢?

天气晴好,斯图加特市中心的“城堡广场”空荡荡

四月天气转暖,按照惯例斯图加特要在四月中旬到五月上旬举行盛大的春季啤酒节。往年这个时候,城市公共交通工具里挤满了身着德国传统服饰赴会的人群。而今年,啤酒节毫无意外地被取消了,交通工具空空如也。德国离正常化还有多远呢?没有人能给出确切答案。巴伐利亚州州长马库斯-索德也在4月21日宣布取消了最负盛名的慕尼黑十月啤酒节。这可是二战结束以来的第一次。

140000 和4500: 截至4月21日,德国新冠肺炎感染人数已经超过14万,是全球感染人数第四多的国家。与之相对的,是较低的死亡率。

在发布会上,默克尔同时宣布,之后会以14天为周期,对现行措施进行观察和修正。下一次专家会议和新措施发布会议定在4月30日。

一周之前的4月15日,在一场倍受关注的新闻发布会上,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德国对抗疫情取得了“脆弱的阶段性胜利”。同时她也强调,以目前的形势来看,放松现有政策的空间不大。共同与会的汉堡市长辰切尔也认为,德国民众的生活在未来几个月内仍要受抗疫措施的限制,现在的德国“如履薄冰”。

疫情时期生活掠影

笔者生活在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的首府斯图加特,为疫情较为严重的城市之一。在疫情阴影下生活,到现在印象最为深刻的要数实行隔离措施之初第一次在超市里看到空空如也的货架——厕纸、消毒液、面粉和土豆被抢购一空。

这个传染指数一直在变动。在4月15日默克尔召开记者会当天,这个指数为0.9,而在两天前的4月13日数字仍为1.2。

邻居太太供职于一家科研机构,如今也居家工作,同时还要照顾因幼儿园关闭而在家的两个孩子。她抱怨说:“不让孩子们聚集根本不符合孩子们的天性,他们就是需要玩伴啊!”

少数在隔离期间获得发展的业务要数外卖业。受冲击最严重的餐饮业纷纷开始用送餐模式创造收入,一些老派的德国餐厅也开始入驻外卖平台。作为留德华人,在疫情期间最大的安慰就是中餐外卖突飞猛进,跨城跨平台外卖渐成为可能。

默克尔在发布会上陈述目前无法大幅度放松现有措施时解释道,如果R0指数略微上涨,达到1.1,德国医疗资源将在十月见底,而如果这一指数达到1.3,德国医疗资源将在六月底发生挤兑。

一户居民在窗上涂鸦:“我们呆在家,一切会变好。”

一家餐厅贴出外卖网址

基于此,从3月22日以来开始实施的社交距离规定将至少延长至5月3日(即户外或公共场所必须与人保持至少1.5米的距离,除家庭成员外最多与一人同行);幼儿园和学校也将继续关闭,5月4日高中毕业班开课,其他高年级逐步恢复上课;饭店酒吧咖啡馆等人员聚集的场所将继续无限期关闭;营业面积不超过800平的商店在遵循社交距离规定以及达到卫生消毒要求的前提下可以逐步恢复营业;八月底前取消一切大型聚会。同时由于德国各州疫情严重状况相差较大,各州可以根据当地情况对以上规定进行适度调整。

实体店停止营业后,以亚马逊为代表的电商订单量陡增。面对堆积的订单,亚马逊送货时间平均延长五天左右。而以德国邮政为首的其他物流也因为负荷过大而放缓速度。

斯图加特一家面包店出售戴口罩的“祝你健康小熊”点心

1月底德国巴伐利亚州出现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时,疫情在德国还不是一个全国性事件。直到2月底,德国多地欢庆狂欢节,恰逢每年前往意大利滑雪度假的高峰,新冠疫情逐步大规模暴发。在这一个多月里,德国社会方方面面发生了很多前所未有的变化。

其次德国感染患者多为中年人和年轻人,这一族群因为抵抗力较强,康复率较高。第三,也有很多专家指出德国死亡率较低与其死亡人数统计方法有关。德国不对已死亡的病人进行新冠测试,因此数据中漏掉了患有其他疾病、但也因感染新冠肺炎而死的患者。

政府对于口罩的看法从最初的“没有必要”到“强烈建议”,再到包括巴登-符腾堡州在内的很多地区要求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多数德国民众对戴口罩的态度随之大变。然而,由于口罩严重缺货,很多人在政府的号召下在家缝制口罩。

关于原因,普遍认为有以下三点:一是德国系统覆盖率高,在全民医保的体系下,相较于美国每次测试要花费300美元左右,德国疑似患者进行检测时没有经济顾虑,轻症患者也能及时被检测出来。此外,德国每10万民众拥有33张重症病床,在世界属于领先水平,分别是法国和意大利的三倍和四倍左右。在医疗资源较为充足的情况下,重症患者可以享有更好的治疗,死亡率因此较低。

(作者系德国海德堡大学日耳曼文学硕士)(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一步一步来”

几组关键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