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正规股票配资www.01hro.cn 两个月赚了50%,你飘了吗?

2020-04-23 05:01:37 天虹股票配资网www.018vi.cn 已读

  从去年底到今年初,资本市场上出现了一波以科技股为主导的行情,科技行业的股票价格上涨之快,让人感到吃惊。以指数为例,中证半导体产业指数在2020年开年以后短短不到2个月里,就从2019年底的2806点,上涨到了2月25日的4581点,涨幅63%。国证半导体芯片则从2019年底的5950点,上涨到了2月25日的10444点,涨幅76%。

  在这样的科技股行情之下,投资者的信心也变得充盈起来。不少投资者欢呼:两个月就赚了快一倍。有人甚至有点忘乎所以了:“最近我在学习炒股知识,牛市千万不要和老投资者在一起,会耽误你赚钱。要和刚进股市啥都不懂的一起,这样才能经常涨停。”

  高估值的风险

  两个月赚50%当然让人开心,这是什么概念呢?50%看似不多,但在复利的作用下,却是惊人的。如果“两个月赚50%”这个事情持续3年,投资本金就会膨胀1478倍。对的,你没看错,就是1块钱会变成1478块钱,100万会变成将近15亿,1套公寓的本金会变成将近1500套房,按每层楼10家就是个15层的大楼。如果持续5年,本金会膨胀将近20万倍。如果“两个月赚50%”是一件可持续性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营生在它面前都会黯然失色,商业规律会被践踏,人们凭借勤劳和智慧所创造的财富,相比之下会不值一提。

  需要注意的是,这样巨大的财富效应,同时伴生的也是极高的估值。以之前提到的两个指数为例,根据Wind资讯的数据,中证半导体产业指数在2月25日达到了6.3倍PB、144倍PE的估值,国证半导体芯片则在同日达到了175倍PE、9.9倍PB的估值。如此高的估值往往带来的是长期的风险。

  “使人大迷惑者,必物之相似者也。”让人感到最困惑的事情,往往不是相差很大、完全没见过的事情,而是看起来差不多的事情。尽管价格在两个月里上涨50%不可能一直持续,而且也往往带来高估值和随之而来的高风险,但并不一定就意味着一定有风险,尤其是在市场开始上涨的时候,资产的估值并不太贵的情况下。

  以1982年8月12日的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为例,当日标准普尔500指数收于102点,仅仅2个月以后的10月12日,指数就涨到了134点,涨幅31%。是不是两个月大涨31%,投资者就应该卖出呢?然而不是这样:从1982年10月12日到2000年,标准普尔500指数走出了一个将近20年的大牛市,最终在2000年达到最高1553点。如果投资者在1982年10月12日,仅仅是因为“市场在两个月里大涨了31%”,就卖出了标准普尔500指数,那么他将错过长达十几年的超级大牛市。但资者也应该看到的是,支持标普500指数在这段时间里大涨的一个重要的因素是之前指数的超低估值。

  在这轮牛市开始之前,标普500指数的估值大概在7倍PE左右。造成这种估值的重要因素是之前漫长的熊市。在1972年,标普500指数最高触到120点:这比10年以后的1982年8月12日的102点还要高出将近20%。正是因为有了这漫长的10年熊市做代价,在1982年的标普500指数才能得以用超低的估值做基础,展开了一场大牛市。

  投资没有那么容易

  不过,这种牛市并不是每个投资者都能享受到的。投资真是件折腾人的事情。

  如果投资者抱定“两个月就能赚50%、将来也要这样投资”的思想,无疑是错误的,因为两个月赚50%的情况不可能持续。如果投资者机械地学到了“以价格涨幅判断风险”的投资方法,认为“只要是短期涨了几十个百分点的资产,就都会暴跌”,那也是错误的。在碰到美股1982年到2000年的这类牛市时,这样的投资者会被早早清洗出局,无缘股票市场上最丰厚的回报。

  投资者如果在“两个月赚了百分之几十”以外,再加上一个“之后估值很高”,是不是就能判断这个资产一定没有投资价值呢?遗憾的是,资本市场是一个只有固定的内在哲学、却永远没有固定的外在招式的地方。任何一个价值投资者,如果不能仔细分析每一个案例,用价值投资的“好和便宜”的哲学去揣摩,而是简单套用一些教条,都无法窥透其中的全貌。

  以港股上市的腾讯控股(00700)为例,从2007年8月17日到当年10月30日,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腾讯控股的股价从最低5.51元(Wind资讯2020年2月28日前复权数据,下同),上涨到了最高14.08元,涨幅超过150%。而在2007年10月30日,腾讯控股的估值高达29倍PB、104倍PE。在2007年10月30日的腾讯控股,绝对符合“短期涨幅过大”和“估值过高”两个标准。乍一看,这貌似符合“累计了巨大风险”的标准。但是,腾讯控股的企业资质实在太优秀了,当时的ROE达到近30%,并且在之后多年里保持了相似的水平。结果,腾讯控股的股价从2007年10月30日的14元的复权价,又上涨了2020年2月28日的399元。

  对于价值投资来说,只要保证投资能够无限度的接近“好和便宜”这两个衡量标准下的的最优状态,任何外在的条条框框都可以被挑战。当一个资产足够“便宜”的时候,“好”也可以不重要。而如果能够真的确定一个资产足够“好”,那么它也可以不“便宜”。

  但是,最高境界虽然美妙,却不是每个投资者都能达到的。这就好比一个小学生刚刚学了基础语文就想再写一本《资治通鉴》,一个格斗运动员刚学了三个月拳脚就觉得自己可以打MMA综合格斗的世界比赛,无疑都是不现实的。对于那些看到两个月赚了50%,就觉得可以依靠资本市场发家致富,却根本不知道资本市场里方方面面知识、对市场的了解和经验几乎仅限于“有股票和基金最近两个月涨了50%”的投资者来说,他们所面临的风险,无疑是巨大的。

  (作者系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e公司官微。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编译 | 李健

  新京报讯(记者 徐邦印)3月23日,加拿大奥委会宣布,将不会在2020年夏天派出代表队参加东京奥运会,并要求将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澳大利亚奥委会也发表声明,本国运动员应该为东京奥运会将在2021年夏天举办做准备。